国曜论坛|疫情防控中的个人信息保护与制约

2020-02-08 12:35:00

微信图片_20200210180237.jpg




疫情防控涉及个人信息的法律规定


(一)“个人信息”的范围


我国尚未制定专门的个人信息保护法律,《个人信息保护法》在20193月被纳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有望在2020年颁行实施。根据2017年公布生效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个人信息是指以电子或者其他方式记录的能够单独或者与其他信息结合识别特定自然人身份或者反映特定自然人活动情况的各种信息,包括姓名、身份证件号码、通信通讯联系方式、住址、账号密码、财产状况、行踪轨迹等。就此来看,个人信息所涉及的范围非常广泛。在疫情防控期间,姓名、证件号码、通信方式、住址及行踪轨迹是主要收集对象。


(二)收集个人信息的法律依据


根据《传染病防治法》第十二条规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域内的一切单位和个人,必须接受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有关传染病的调查、检验、采集样本、隔离治疗等预防、控制措施,如实提供有关情况。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不得泄露涉及个人隐私的有关信息、资料。第三十三条规定: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应当主动收集、分析、调查、核实传染病疫情信息。接到甲类、乙类传染病疫情报告或者发现传染病暴发、流行时,应当立即报告当地卫生行政部门,由当地卫生行政部门立即报告当地人民政府,同时报告上级卫生行政部门和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第三十九条和第四十条规定的医疗机构和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可采取的措施也隐含了其可收集个人信息的权限。


以及,《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第四十四条规定:在突发事件中需要接受隔离治疗、医学观察措施的病人、疑似病人和传染病病人密切接触者在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或者有关机构采取医学措施时应当予以配合;拒绝配合的,由公安机关依法协助强制执行。此外,多地已经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相应的预案中也规定了信息收集的主体和要求。如《湖北省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5.4应急措施:「……(8)开展群防群治。乡镇(街道)、村(居)委会应当协助卫生行政部门和其他部门、医疗卫生机构,落实疫情信息的收集和报告、人员疏散和医学观察以及其他公共卫生措施。……」





疫情防控中个人信息可能面临的风险


(一)信息收集主体权限存疑


在此次疫情防控中,通常以社区、村组为单位进行防控,绝大多数地区采取了网格式排查方式,重点排查武汉、湖北返乡人员和外地车辆。在排查过程中,信息收集主体并不唯一,公安机关、医疗卫生机关(包括社区医院)、街道办、乡镇政府、社区、村委会甚至物业公司等等都可能参与其中。尽管多方主体积极参与疫情防控工作的态度值得肯定,但部分主体收集个人信息的权限尚有待明确。疾控机构、医疗卫生机构及公安机关等收集个人信息的权限自不必多言,而且《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的规定中使用了有关机构」的用语,这意味着乡镇政府、街道办等机关可以得到授权并从事信息收集事务。但是,对于社区居委会、村委会等群众自治组织来说,如果本地的《应急预案》中未作出规定,则其无权收集个人信息。至于物业公司等民事主体,其当然不具有收集个人信息的权限。


(二)个人信息存在泄露风险


如前所述,部分主体不具有信息收集的权限。此处还存在另一风险,即疫情解除后,大量敏感个人信息数据可能得不到妥善的后续处理,进而引发泄露的风险。退一步讲,此次疫情防控过程中,即使是有权收集个人信息的主体也存在不当使用个人信息的现象。根据各地官方通报的情况来看,个人信息被泄露的情况并不罕见:

微信图片_20200210180250.jpg

130日,湖南益阳市政府发布通报,当地四名公务人员在疫情防控过程中将涉及市民及亲属等11人隐私的调查报告转发给了无关人员并传播至微信群,引发了部分市民恐慌,当地纪委监委对涉案的四名公务人员分别予以党纪立案调查、诫勉谈话、通报批评处分;23日,江西资溪县纪委监委通报,当地一副镇长因泄露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密切接触的29人个人信息,对其在全县范围内通报批评;23日,玉溪市纪委监委通报,当地街道办以工作人员过失泄露个人信息,后被当地三名村(居)委会负责人员进一步扩散,一人受到通报问责处理,三人受到提醒谈话处理;24日,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东胜区纪委监委通报,当地一名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工作人员泄露公民个人信息,被当地公安局行政拘留10日,并被处党内严重警告。


个人信息泄露至少会导致两方面的危害:一方面会对公民个人及其家庭造成一定影响,还会在一定程度上引发社会公众恐慌;另一方面,这些极为详尽个人信息有可能被不法分子利用,实施诈骗等违法犯罪。如当前常见的以提供防疫用品、出售防疫新药、协助提供住医院床位、火车、飞机等退改签、旅行团、酒店等退费等为由进行诈骗的活动,在获取特定人群的个人信息后,犯罪分子极易得手。





我国法律对个人信息的保护


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加强信息化支撑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国卫办规划函〔2020100号),其中提到要加强网络信息安全工作,以防攻击、防病毒、防篡改、防瘫痪、防泄密为重点,畅通信息收集发布渠道,保障数据规范使用,切实保护个人隐私安全,防范网络安全突发事件,为疫情防控工作提供可靠支撑。无独有偶,交通运输部印发的《关于统筹做好疫情防控和交通运输保障工作的紧急通知》也提到,「要依法严格保护个人隐私和个人信息安全,除因疫情防控需要,向卫生健康等部门提供外乘客信息外,不得向其他机构、组织或者个人泄露有关信息、不得擅自在互联网散播」。但如前所述,我国尚未制定专门的《个人信息保护法》,对个人信息的保护散布于民法、行政法及刑法当中:


(一)民事法律规定


根据《民法总则》第五章民事权利第一百一十一条的规定,自然人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任何组织和个人需要获取他人个人信息的,应当依法取得并确保信息安全,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加工、传输他人个人信息,不得非法买卖、提供或者公开他人个人信息。对于侵害个人信息权益的行为,权利主体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侵权方排除妨碍、消除危险、停止侵害。在造成损失的情况下,可以要求其赔偿损失。

(二)行政法律规定


根据《传染病防治法》第十二条规定: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不得泄露涉及个人隐私的有关信息、资料。对应的责任见于第六十八条和第六十九条,疾病预防控制机构或医疗机构违反本法规定,存在故意泄露传染病病人、病原携带者、疑似传染病病人、密切接触者涉及个人隐私的有关信息、资料的情形时,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责令限期改正,通报批评,给予警告;对负有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降级、撤职、开除的处分,并可以依法吊销有关责任人员的执业证书;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规定针对的是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并且限定为故意」泄露的情形。


根据《居民身份证法》第十九条规定:国家机关或者金融、电信、交通、教育、医疗等单位的工作人员泄露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居民身份证记载的公民个人信息,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由公安机关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并处五千元罚款,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单位有前款行为,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构成犯罪的,由公安机关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并处十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款,有违法所得的,没收违法所得。有前两款行为,对他人造成损害的,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据此,如果在疫情防控期间,国家工作人员基于工作需要,通过查验记录身份证而获得了公民姓名、住址、出生年月、身份证号等信息并将之泄露的,将会承担罚款、拘留等行政责任。

此外,《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二条规定,如果散布他人隐私,有可能被处五日以下拘留或者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此处的「隐私」在疫情防控期间应在广义上理解,将公民个人的家庭住址、行踪轨迹等信息纳入其中。

(三)刑事法律规定


对于严重泄露公民个人信息的情况,将受到《刑法》的处理。《刑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一 规定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将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提供给他人的,依照前款的规定从重处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规定,「提供个人信息」是指向特定人提供公民个人信息,通过信息网络或者其他途径发布公民个人信息,以及未经被收集者同意,将合法收集的公民个人信息向他人提供(经过处理无法识别特定个人且不能复原的除外)。根据第五条规定,「情节严重」的标准为:(一)出售或者提供行踪轨迹信息,被他人用于犯罪的;(二)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他人利用公民个人信息实施犯罪,向其出售或者提供的;(三)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行踪轨迹信息、通信内容、征信信息、财产信息五十条以上的;(四)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住宿信息、通信记录、健康生理信息、交易信息等其他可能影响人身、财产安全的公民个人信息五百条以上的;(五)非法获取、出售或者提供第三项、第四项规定以外的公民个人信息五千条以上的;(六)数量未达到第三项至第五项规定标准,但是按相应比例合计达到有关数量标准的;(七)违法所得五千元以上的;(八)将在履行职责或者提供服务过程中获得的公民个人信息出售或者提供给他人,数量或者数额达到第三项至第七项规定标准一半以上的等十种情形。如果造成被害人精神失常、恶劣社会影响等后果,则属于「情节特别严重」。

在疫情防控期间,湖北籍人员,或有湖北居住史、旅行史的人员成为各地重点关注对象。如果其个人信息被泄露并广为流传的话,那么极有可能对当事人造成严重的精神压力,引发更为严重的后果,进而构成犯罪。





个人应履行的信息申报义务


需要注意的是,权利和义务存在对应性,立法规定了国家机关享有的权力,社会公众也必然需要履行对应的义务。但客观的说,当前法律对公民申报个人信息的规定并不健全,未如实申报个人信息的行为本身很难被法律制裁。只有因未如实申报个人信息而导致更为严重的后果时,才会被追究相关的民事、行政甚至刑事责任。


根据前述《传染病防治法》规定,公民有接受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医疗机构有关传染病调查的义务,这其中当然包括如实申报与此次疫情有关的个人信息的义务。再如山东省26日由省法院、省检察院 、省公安厅、省司法厅联合发布的《关于敦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高危重点人员如实登记申报的通告》,其中要求在尚未登记报告的高危重点人员特定时间点之前应主动向当地疫情防控部门登记报告。并且《通告》提及了一些不利后果,如患有或者疑似患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隐瞒、谎报病情、旅居史、密切接触人员等信息,或者违反隔离、治疗相关规定,出入公共场所,参与人员聚集活动,故意传播新型冠状病毒或造成病毒传播危险;拒绝接受检疫、强制隔离或者治疗,过失造成传染病传播,情节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按照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或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追究刑事责任。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引起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按照妨害传染病防治罪追究刑事责任。这其中也涉及到了个人信息申报的内容。但需要说明的是,未如实申报个人病情、行踪轨迹等信息并不必然引发犯罪的后果,而是当事人已感染2019-nCoV病毒,未及时申报个人信息而导致病毒扩散,进而导致更为严重的后果之后才会构成相应的犯罪。追究公民的刑事责任,最基本的要求是遵守罪刑法定原则。同样,作为一名守法有爱的公民,也应当积极配合疫情防控中政府的各项工作。

微信图片_20200210180311.jpg

End

索琳律师女,民革党员,山东国曜(滨州)律师事务所负责人,滨州市律师协会理事,第九届山东省律师协会环资专业委员会委员,山东省优秀女律师。滨州市滨城区第十届人大代表,滨城区人大监察和司法委员会委员,滨州市滨城区监察委员会特约监察员,滨州市滨城区兼职妇联副主席。


刘凯律师,男,法学硕士,澳门科技大学法学博士研究生,山东国曜(滨州)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广东中策知识产权研究院特聘研究员。曾主持广东省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海外护航项目》等专业课题,多次获省级荣誉,熟悉知识产权、“337调查”、个人信息保护等领域业务,得到了当事人的一致肯定与高度评价。


山东国曜(滨州)律师事务所是山东国曜律师事务所下设的分所。分所律师大多毕业于山东大学、华东政法大学、澳门科技大学等知名法律院校,具有博士、硕士、双学士等学位,法律底蕴深厚,专业优势突出。国曜律师秉承团队化、专业化的服务理念,以诚信、专业、高效、勤勉的法律服务为法治中国建设贡献力量。

上一篇:曜言法语第7期|疫情防控期间,企业无法正常履约怎么办?

下一篇:众志成城 共克时艰|强化措施 密织防线——山东国曜律师事务所成立疫情防控领导小组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531-58681777

企业邮箱:guoyaolawfirm@126.com

公司地址:济南市山大路264号国曜律师楼(山大路南首)

Copyright © 2009-2011,www.guoyaocn.cn,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编号:鲁ICP备13024811号-1